优w88云顶集团官网登录

全国优秀农村电影放映员何林明为学生们讲述与电影的故事。 任丽娜 摄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一名电影放映员的坚守 从业44年见证时代变迁

中新网临汾7月11日电 题:一名电影放映员的坚守 从业44年见证时代变迁

作者 任丽娜

现年65岁的何林明,曾是山西省霍州市电影公司一名放映员,从业44年间,他亲历了露天电影由辉煌到衰落,再到崛起的发展之路,见证了从8.75毫米、16毫米到35毫米电影放映机,再到数字电影放映机、智能投影仪的时代变迁。何林明和电影的故事,犹如一部可触摸的中国电影发展史。

何林明家里收藏有200多部电影、纪录片胶片。 任丽娜 摄

44年间,全国优秀农村电影放映员何林明默默坚守,走村串乡,年复一年送电影下乡,为民众放映上万余部电影,骑坏了2辆自行车和7辆摩托车。时代日新月异,仍然不变的是何林明的情怀,如今退休的他自费投资电影放映机,免费为村民放映电影,用无私的奉献点燃大山深处的乡村文化之火。

花1角钱看电影与之结下不解之缘

1954年,何林明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在父母的影响下,他从小喜欢革命故事。何林明11岁时,一日他与小伙伴步行十几里路到霍州矿务局,花了1角钱去看《智取华山》和《地道战》两部电影,从此,便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电影放到哪里,何林明就跟到哪里,有时赶几十里路也要去看电影。何林明16岁时,在当地生产队学习木工,他每天收工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听电影队的去向,经常拿着玉米面馍馍一路小跑找电影队,时常帮着放映师傅搬设备、挂银幕。何林明18岁时,就跟着张奇师傅学会了放电影。

何林明的电影放映机。 任丽娜 摄

1975年,城关公社成立电影队,已经在矿上工作的何林明接到了被抽调到城关公社电影队工作的通知,这让何林明高兴的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但另一个问题来了,如果何林明选择当电影放映员,每月工资会从原来的45元降至25元,少了将近一半。在当时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2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因为对露天电影深深的眷恋,何林明没有犹豫。至此,热爱电影的何林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电影放映员。

从辉煌到低谷 从“明星”到落没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何林明可以说是城关公社的“当红明星”。在那个年代,乡村里放场电影就像过节一样,山坡上、树上,只要能看到屏幕的地方都站满了人。放映员这个职业对大多数人来说都羡慕不已,既能拿工资,又能欣赏到当时很多新上映的影片。

何林明免费为村民放映电影,用无私的奉献点燃大山深处的乡村文化之火。 任丽娜 摄

其实人们认为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何林明用艰辛铸就。每到一个山村放电影,何林明总会提前2个小时到场准备,架机子、挂幕布,在喇叭里吆喝村民前来观看。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何林明每次回家都在深夜,甚至有过深夜翻山回家不慎摔断腿的危险经历。

何林明没有节假日,经常熬夜,放电影期间更是连水都不敢喝上一口,怕的就是上厕所期间胶片跳出来,这是最让人着急的。当时几百斤的电影设备,何林明一开始靠自己手提肩扛,后来有了自行车和摩托车,仍十分辛苦,山村的土路没有路灯,遇到雨雪天气,回家是一路的跌跌撞撞,要是自行车出了故障,唯一的办法就是半夜自己把车推回家。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看露天电影的人越来越少,电影放映员也成为被人遗忘的职业,很多电影放映员为了生计陆续转行,何林明却成了为数不多的坚守者。为了继续自己的电影梦,何林明白天接婚庆摄像的活赚钱,晚上免费给乡亲们放电影。

农村电影再迎“春天”难舍放映梦

从2005年开始,“财政买单,送电影下乡”在全国推行。2007年,国家开始实施农村数字电影放映工程。2017年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再次强调,中国加大对农村电影放映的扶持力度。

只要有观众的地方,就是何林明的影像主战场、文化主阵地。 任丽娜 摄

随着农村电影的回归,沉寂的村庄小广场也重新热闹起来,原来的土路变成了柏油路,放映机也变数字化,此间作为一名农村电影放映员,何林明的电影事业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从18岁的青春少年到鬓角斑白的花甲老人,何林明在他的影像阵地坚守了近半个世纪,为农村的电影事业奉献了大半生。2015年,退休后的何林明,在做过心脏支架手术后,仍然难以割舍他对露天电影的热爱,便自费一万多元买了一套智能投影仪,依然继续着他的公益放映梦。

在何林明的家里,他收藏的200多部电影、纪录片胶片堆满整整一屋子,胶片放映机及配套的放映设备看上去饱经沧桑,却还能正常使用。

农忙时节,何林明就放映科教片,帮助农民学科技、搞创收。寒暑假,何林明会加映一些学生安全、国防教育、计生宣教片。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何林明专门加映了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和模范人物宣传片。

何林明说,“每次放映电影,就有一种满足感,观众越多,我就越高兴。我会一直坚持下去,让一部部观众喜爱的影片,充实人们的精神生活,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美好。”

从日暮到黄昏,再到夜半更深,一台放映机、一张幕布、几盘胶卷,加上上万个放映之夜,这就是一名电影放映员何林明的全部。学校、广场、农村、社区,只要有观众的地方,就是何林明的影像主战场、文化主阵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