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波胆串齐发国际手机

  6月11日下午,富士康科技集团(又名鸿海精密)在中国台湾举办公司成立45年来首个自办法人说明会。投资者关系负责人杨竣翰与四位代表富士康未来发展方向的董事候选人吕芳铭、卢松青、李杰和刘扬伟出席。关于郭台铭接班团队的问题,董事候选人刘扬伟称规划成立了一个由9人组成的经营委员会。

  在这场自办法人说明会上,芯片业务负责人刘扬伟、工业富联副董事长李杰向股东作了报告,随后几位董事候选人回答了分析师的提问。随后,富士康财务部门主管黄德才与四位董事候选人接受媒体采访。

  刘扬伟表示,富士康未来会朝着透明方向努力,未来每半年将举办一次定期法人说明会,将由董事长直接作报告。此外,会强化投资者管理,有专人负责解答问题,对于突发状况,则接受邮件提问,以最快的速度回应。不过,他也表示,郭台铭并没有对法人说明会提出建议和指示。

  郭台铭

  成立经营委员会接班郭台铭,戴正吴不在列

  刘扬伟表示,关于接班团队,规划成立了一个由9人组成的经营委员会,其中包括四名董事候选人,其他则由各个次集团负责人参与。希望通过9人小组的运作,能够让规划更全面、思考更细腻。通过经营委员会的审核、讨论之后,会承保给董事会,最终由董事会作出决策。

  根据富士康披露的9人经营委员会名单显示,四名董事候选人中,吕芳铭将负责5G中的运算和网络、卢松青将负责车联网中的零组件和电动车、李杰将负责工业互联中的大数据和AIoT、刘扬伟将负责半导体中的IC产品和设计代工。

  经营委员会其他5名成员包括前消费电子产品事业群总经理林忠正、曾任B次集团可携式垂直整合产品事业群总经理姜志雄、执行总经理林政辉、总财务长黄秋莲、财务部门主管黄德才。

  对于为什么要成立经营委员会,刘扬伟表示,富士康产品线非常广,复杂庞大的事业体需要多人对他负责,需要适当的沟通协调机制。过去富士康的运作,依稀有经营委员会的影子。各部门负责人和董事长会开很长时间的讨论会,但没有明确的组织。

  目前把组织正式化,使得活动系统化。刘扬伟称,现在规划每个星期召开一次经营委员会。重大议案三分之二委员同意后,递交给董事会层面。

  对于现任夏普会长兼社长戴正吴未出现在经营委员会名单中,刘扬伟回答称,戴正吴会在董事会层面参与公司决策决议,行使董事应有的权利。

  刘扬伟还透露,董事会有六席,分别是郭台铭、戴正吴和上述四位在经营委员会内的高层。不过,他并没有透露新董事长的人选。

  布局全球化生产,业务具快速转移能力

  富士康过去一直以执行力著称。iPad时代,成都工厂从零到生产,只用了90天的时间。刘扬伟表示,这反映了富士康快速反应的能力。如果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快速把生产链搬到需要的地方。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富士康在不同品牌客户之间的转单。当A客户订单减少时,B客户会增加。刘扬伟表示,只要市场需求在那里,总要有人做。目前富士康占据全球EMS(电子专业制造服务)市场四成的份额。

  他还表示,过去二十年富士康一直在全球布局本地化生产,陆续在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生产基地,并在4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研发建制。目前,富士康的总产能中有25%位于中国大陆以外的区域。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成本结构。刘扬伟表示,现在最具成本竞争力的仍是中国大陆,但之所以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建立生产,是因为生产不只是看成本,还有供应链和当地法规的综合考虑。

  刘扬伟表示,富士康看到了产业的方向包括,工业4.0带来的3.9万亿美元市场、智慧运输带来的9000亿美元市场和医疗健康带来的270亿美元市场。这些在富士康内部被称为工业互联网、车联网和健康互联网,是富士康努力的方向。

  威斯康星州计划停摆?刘扬伟称与事实不符

  富士康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生产计划广受国际关注。刘扬伟称该计划正在如期分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预计到2020年底有产品正式量产,预计雇佣1500至2000人。媒体报道的项目停摆与事实不符,各地投资受到当地政策或市场影响,在初期并没有发生,而是在投资过程中逐渐看到。

  他以巴西圣保罗州举例,该州州长曾到访深圳龙华区后发现,虽然在巴西和中国拉一条电力线的工期都是60天,但在巴西需要跟5000户人家协调,征得他们的同意。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状况和决策,使得某些投资没有达到预期。

  对于威斯康星州的计划,李杰表示,这是一个长期的战略,园区将包括制造、研发、下一代产品和服务。但他并没有透露具体的计划。

  员工距高峰期减少40万,调薪7%抢AI工程师

  黄德才表示,富士康员工数最高纪录是120万,但随着布局自动化,再也没有看到这样的数字。目前员工在80万上下。随着持续数字化转型,用工需求会持续减少,但这要看数字化转型的程度和落地速度。

  李杰表示,目前富士康人工智能工程师超过1千人,未来的目标是上万人,而谷歌也没有这么多的人工智能工程师。富士康需要人工智能的原因是,发现可见问题,要分析其中的关系性,比如要分析质量不好的原因。在富士康,人流、过程流、物流、金流、信息流和技术流最终会在手机上呈现。

  6月11日,富士康发出声明,公司为求才与留才已于2019年6月正式生效员工年度调薪计划,年资满一年以上,平均调幅7%。此次调薪范围适用于鸿海精密工业股份公司,与2017年加薪幅度相近。

  黄德才表示,调薪多少是考虑过成本的负担,但是人才的争夺,成本不是考虑因素。因为从增值效果来看,这些人才将来带给企业的回报,不是以简单的数字来衡量。基于这样的理由,有了这样的调薪方案,是综合考虑作出的决定。

  刘扬伟表示,麦肯锡报告,显示数字化转型可以提升制造3.5%-5%的效益。根据富士康2018年营收1700亿美元计算,如果每提升1%的效益,估计可以增加17亿美元的利润。

  资本支出将转向研发,而不是增加制造产能

  黄德才表示,集团数字化转型需要很多的投入,包括科技的研发。未来在确保股东股权最大化下,会增加在价值方面的资本支出。富士康提出的“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发展方向需要大量科研投资,其现金将主要应用在这些方面。

  黄德才称,未来要做策略性投资,建立生态系统,对于比较好的标的可能会收购。这要看外部的机会和内部的决策。

  他还表示,未来新增制造产能将不是主要的,但是会根据变化,调整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本地化生产。制造还会维持在300亿至500亿的支出。事实上,在代工时代,郭台铭对产能的扩充也是要求极为严格,只有对客户订单投入产出分析后,才对购买固定资产作出决定。

  至于公司目前的现金规模,黄德才表示见仁见智,但整体风格偏保守。现金流高峰在2016年,但后来在品牌方面花了学习成本,未来会在这方面管理或者控制得更好。

  对于未来夏普是否会更加独立,刘扬伟表示,品牌由拥有的公司负责。也就是说夏普品牌将由夏普负责。初期因为本身的关系,整个富士康集团付出了很多心力协助夏普走上正轨,经过这两三年看到夏普由亏转盈,可以独立做好他们的事业。

  不只是夏普,刘扬伟表示,未来品牌的部分都交由品牌拥有的公司负责。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编辑 徐超 校对 刘军